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爸爸在学校上我(父亲来学校给我送饭)
爸爸在学校上我(父亲来学校给我送饭)

我的家坐落在山那边的一块平地上,单门独院。打小我就没有什么玩伴。

我在家排行老二,上有姐姐,下有弟弟。我身材瘦小,长相一般,似乎父母不曾过多地在意过我。姐姐美,弟弟淘,我们总不在一个节奏上。我很孤僻,不爱讲话,喜欢默默地发呆。上学之后有了同学和更多的玩伴,但我似乎不愿意融入他们们中间,很少和同学结伴,喜欢独来独往。对学习也没有太大的兴趣,成绩是不上不下的状态。父母亲也从未在学习成绩和考试分数上要求我什么,所以虽然我的生活没有什么绚丽多彩和光彩夺目,但至少也没有什么压力。我就这样静静地不显山不露水地度过了六、七年的学校生活。

那年,我读初二。秋风已起,万木萧条,山边的风格外凄厉和强劲。我着凉了,早上啥也没吃就去了学校。青春的身体是充满生命力的,很快我身体的不适就烟消云散。彼时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台湾女作家琼瑶的言情小说风靡大陆,尤其是入侵了各大中、小校园。我们学校也不例外。初中阶段我的学习兴趣依然没有什么提高,也自然很容易陷入了琼瑶编织的美好爱情童话里,且不能自拔。小说里的女主人公有我所不具有的美貌,小说里有生活中不曾见过的帅男,他们帅而有才亦温暖,对女主是万般宠爱与呵护,即便是千辛万苦也要和女主相爱到永远。这对于寂寞中成长且已入豆蔻年华情窦初开的我,是多么地有吸引力呀!刚开始是课下看,放学后看,渐渐地便控制不住地大胆到课堂上也看。

那天,就是我不舒服早上没吃早饭的那天。同学们午饭后的时间,自然也是我一头栽入言情小说的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无暇顾及,小说中正有你死我活的争斗情节呢。怎么有一团影子笼着我?我以为是同学恶作剧,正打算发作,抬眼间看到的却是父亲。我吃了一惊,吓了一跳,手一哆嗦合上了小说。我不知道那天父亲的眼里看到的是我的投入还是小说?

听姑姑说父亲不满意和母亲的包办婚姻。至于父亲有没有一段刻骨铭心的凄美爱情,被爷爷奶奶生生破坏,我不得而知,但父亲他是压抑的。在我们的眼里父亲一贯严肃,很少对我们露出笑脸,也不常说话。我的内心是惧怕他的。那个午后不休息、不学习,看小说,被他抓个正着,我的心紧张惶恐到无以复加。我等着挨训,甚至挨打,但什么也没有发生。我偷窥到那日父亲的眼神是温和且透着暖意的,我似乎还看到了点点希冀之光。他问我,身体是否好些了?然后从棉服下的怀里掏出了一个饭盒,慈爱地说:“着凉了,要吃点热的才好,给你包的饺子,趁热吃吧。我走了。”没有批评,没有责骂。父亲那日温和且透着暖意还有希冀之光的眼神在我的世界掀起了滔天骇浪。我孤寂的、死沉的、麻木的世界照进了阳光,我忽然羞愧地无地自容。我当机立断把正看到高潮的琼瑶小说还给了同学。

父亲那日温暖希冀的眼神自此就一直定格在我的头脑里,我也就是从那日开始脱胎换骨,一头扎入学习中。很快我从中班就进入了快班,第二年中考虽然没有成功跳出农门,但考取了重点高中。

高中的学习我不敢有丝毫懈怠,小小的我每天挎着长长的书包,宿舍、学校、食堂三点一线,从不旁顾。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凤凰涅槃,浴火重生。我考取了大学,跳出了农门。

接到通知书的那日看到父亲眼里有星星闪烁,唇角有笑意荡漾。

作者简介 唐朝媚。安徽当涂县人,中学老师,网名“明媚春光”,希望自己能像春天里的一束明媚阳光,明亮自己,温暖他人。喜读书,爱习作,愿自己的文字有温度、有力量,愉悦自己,快乐他人。

三门县崎科理发店  电脑版  手机版  浙江省台州市三门县花桥镇上潘村